精彩小说尽在魔盒屋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穿越 → 忠犬帝少:重生萌妻太撩人

忠犬帝少:重生萌妻太撩人

宁静卿 著

完本 免费

《忠犬帝少:重生萌妻太撩人》是由宁静卿所著穿越类小说,主角秦珞靳斐然,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订婚礼,让她看清了所谓爱人和亲人的真面目,原来在他们心中她不过是一件趁手的工具,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!一朝重生回17岁,又得系统傍身,看她活出一个最强人生!古玩大师,翡翠女王,诡医,古武传奇……

更新:2018/7/15 18:41:57

在线阅读

《忠犬帝少:重生萌妻太撩人》是由宁静卿所著穿越类小说,主角秦珞靳斐然,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订婚礼,让她看清了所谓爱人和亲人的真面目,原来在他们心中她不过是一件趁手的工具,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!一朝重生回17岁,又得系统傍身,看她活出一个最强人生!古玩大师,翡翠女王,诡医,古武传奇……

免费阅读

十二月,寒风呼啸,雪花纷飞,整座宣城笼罩在一片冰冷的白色中。
这是今年的初雪,处处透着刺骨的寒凉!
秦珞身着一件红色无袖齐膝连衣裙,赤脚走在寒冷的冰雪长街上,路人看她的目光,像是在看一个疯子。
她也觉得自己是疯了,要不然怎么面前全是那噩梦一般的画面,挥之不去?
两个小时前,她突然收到他的短信,说是一会儿要给她一个惊喜。
想到前几天偶然在他办公桌上看见的那张购买钻戒的发票,她的心中既激动又紧张。
她在脑海中幻想了无数个浪漫的场景,但却独独没有想过,当她满含期待的赶到宴会厅时,看到的会是这样的一副画面……
聚光灯下,他穿着一身白色的正装单膝跪地,右手举着一枚名家设计的粉钻钻戒,双眼深情的凝望着她,薄唇轻启,一贯清冷淡漠的嗓音在这一刻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一般:
“遇上你是我今生的幸运,爱上你是我今生的幸福,守护你是我今生的选择,为你我今生无怨无悔,爱你一生不变!心柔,嫁给我,好吗?”
而这份温柔与深情,却不是来自,他对她。
他的面前,霍心柔娇柔美艳的脸上,写满了惊喜,激动,有着掩不住的幸福,但却比那屋顶上的聚光灯还要刺眼。
秦珞傻傻的站在宴会厅的门口,瞪大了眼睛,满脸错愕。
这就是他说的要送给她的“惊喜”?!
霍心柔得意而又嘲讽的目光看过来时,秦珞突然间意识到,这一切,绝不是在开玩笑!
没人会在当众求婚时开这种玩笑,而他更是不可能!
秦珞的脸色瞬间苍白!
耳边,众人的祝福声此起彼伏。
所以,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?!
只是,到现在,她也没想明白,他们是什么时候好上的?
“为什么?”
秦珞拦在他的面前问他。
问这个叫做沈凡宇的男人,这个她认识了二十五年,交往了十年,曾在她母亲的坟前发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。
而现在,他却牵着霍心柔,她同父异母妹妹的手,望向她的目光,冷酷无情,出口的话,更是伤人:“秦珞,我一直都只当你是同学,妹妹,除此之外,别无其他!”
同学?妹妹?
别无其他?
好一个别无其他!
原来这么多年,他们之间只是一个别无其他!
秦珞握着拳头,死死的盯着沈凡宇。
刚想要开口质问,霍心柔走上前来,抓住了秦珞的手,一脸委屈可怜,声音颤然,但只有秦珞知道,霍心柔尖锐的指甲深深的陷入在了她的掌心中。
“秦珞,我和凡宇已经订婚了,求求你以后别再纠缠他了,好吗?”
“纠缠?我是有多眼瞎了才会再纠缠着他这种让人恶心的渣男!”
秦珞无视沈凡宇难看的脸色,嘲讽一笑,狠狠的甩开了霍心柔的手!
如果到现在她还没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沈凡宇又是什么样的人,那她这二十八年真是白活了!
“秦珞,对不起,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凡宇,但我真的不能把她让给你。你伤害我可以,但请你看在我们是姐妹的份上,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,好吗?”
霍心柔踉跄的后退几步,脚一崴好似就要摔倒,沈凡宇赶紧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,柔声保证,“心柔,我爱的是你,我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爱过她,你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呢?你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让她伤害你的!”
霍心柔埋进沈凡宇的怀中,身子轻颤,带着哭音,更显楚楚可怜。
“凡宇,是我的错……我不应该回应你的爱,更不应该有了孩子,秦珞她怨我,所以她恨上了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沈凡宇将霍心柔越发的抱得更紧,轻声哄道:“心柔,这不是你的错,不是你的错……”
秦珞冷冷的看着沈凡宇和霍心柔,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俩人的演技都是这么的高?
简直全世界都欠他俩一个小金人啊!
怪不得在此之前,她竟然会毫无发觉!
沈凡宇抬头看向秦珞,厌恶的神色毫不掩饰,语气中透着渗骨的冷意:
“秦珞,我以前真是看错你了,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恶毒的女人!人人都说相由心生,怪不得你长得如此丑陋!我不爱你是我的事,你为什么要迁怒于心柔和无辜的孩子呢?真是蛇蝎心肠!”
恶毒?
原来她多年的付出之于他不过都是“恶毒”?
丑陋?
她之所以变成这样又是谁害得?
蛇蝎心肠?
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蛇蝎心肠?
看着面前英俊温文的男人,秦珞的心一阵生疼。
她替过去的自己感到心疼!
她到底是有多蠢多瞎,才会把这样的渣男错当成是可以托付终身的暖男?
围观的众人,议论纷纷,指指点点,眼中尽是鄙夷不屑,这些目光,就像是刀子一样,狠狠的刮在秦珞的身上。
秦珞难堪、狼狈,心中又难过、痛苦,但她却不允许自己在此刻流露出一丝的软弱。
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,背脊绷紧挺直,高高的扬起头,嘴角扬起一抹坚强的笑容。
就好像是冬日中,寒风肆虐的枝头上开的最艳的那朵梅花。
“心柔,凡宇说的对,这怎么是你的错呢?凡宇已经说了他爱的是你,是秦珞一直不顾廉耻的在纠缠他!有些人生来就是低贱!”
一个高贵美艳的中年女人从围观众人中走了过来,拍拍霍心柔的肩膀,开口安慰道。
秦珞越过这个女人,怔怔的看向她身后站着的那个卓尔不凡的中年男人。
正好他也看了过来,目光冷漠,眉头紧蹙……
开口就是指责:“你看看你像是什么样子?真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教你的?”
秦珞心中仅存的那一丝温情荡然无存。
“我母亲把我教的很好!你从未对我尽过一天的父亲责任,有什么资格说我母亲的不是!”
秦珞转而又指向刚才那个高贵美艳的中年女人,怒声道:“还有你,凭什么说我下贱?!你才是最贱的,自己当了小三不算,还怂恿自己的女儿也去做小三,你们母女真是一样的贱,都这么喜欢抢别人的男人……”
啪——
男人毫不留情的甩过来一巴掌。
“还不嫌丢人吗,滚出去!”
外套落在了宴会厅里,鞋子也不知丢在了哪里,全身已经冻得麻木了,但是秦珞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。
曾经的一幕一幕,好像是走马灯一般,不停的在秦珞的脑海中闪过。
嘲笑着她的有眼无珠!
讽刺着她的自以为是!
滴!滴!
滴——
下一刻,一辆高速行驶的重型卡车朝着秦珞开了过来,没有丝毫减速的痕迹,甚至越来越快……

为您推荐

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