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魔盒屋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恐怖 → 画皮匠

画皮匠

腹饥子 著

连载 免费

《画皮匠》是由腹饥子所著的恐怖小说,推出非常受读者喜爱,大家都知道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...每个人都对身边的女人有过幻想,即便是嫂子也不例外,如果有一天你们也被推进嫂子的房间,恐怕也会像我一样把持不住...

更新:2018/7/17 10:04:42

在线阅读

《画皮匠》是由腹饥子所著的恐怖小说,推出非常受读者喜爱,大家都知道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...每个人都对身边的女人有过幻想,即便是嫂子也不例外,如果有一天你们也被推进嫂子的房间,恐怕也会像我一样把持不住...

第1章 给嫂子接生

给女人接生……我想大部分男人都没经历过,更别说给嫂子接生了…… 可这种事却偏偏让我给遇上了,听说这个表嫂怀孕以来一直都不太平,好几次都差点儿流产,后来找高人看了一下,指点之后果然安稳了许多,不过这位高人还说给表嫂接生的必须是个男人,要阳气十足,也就是童子身,还不能是外人,否则孩子登时暴毙!

我们这里特别信这个,而且是偏远山区,没有医院,最后表哥只能求到了我爹头上,想让我去帮忙接生,我本来是不同意的,可老爹一脚把我踹了出来,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到表哥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,也见到了表嫂,说实话,在我们这个地方,像表嫂这样漂亮的女人我还是头一次见。

别看她身怀六甲,可体态没有一点儿臃肿,不过就是气色有些不好,脸色白得有些渗人,斜靠在床上休息。

我来这里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,所以表嫂见了我以后脸色微红,可她却一点儿都没避讳,直勾勾地在我身上打量,我被她看得心咚咚直跳,再联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让我呼吸都紧蹙了起来……

“表嫂怎么这样……”别看我被她看得脸红耳赤的,可心里老大不高兴,这可是我表哥的女人,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有什么歪心思,只能假装看不见了。

孩子不是说生就生的,算起来应该也快了,所以我就在表哥家住了下来,第一天相安无事,可第二天晚上却不对劲了。

我哥和嫂子在东房,我自己在西房睡,睡下没多久开始头晕,一开始还没什么,到后来竟然天旋地转起来,最后居然没了知觉。

我晕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裤裆一热,潮乎乎的十分难受,我心里一阵憋闷,猛地惊醒了!

我一下子坐了起来,浑身上下大汗淋漓,一摸裤裆,竟然尿床了!

这下可把我吓了一跳,我都十八岁了,怎么可能还尿床,再说了,我身上怎么会出了这么多汗……

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,突然窗户上黑影一闪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院子里走动!

我眉头一皱,顾不上身上的汗和尿了,爬到窗户前把窗子打开朝院子里看了过去,结果让我大吃一惊!

只见一个人正慢慢地走到院子中间,手里提着一把锤子,身子很弱,走得十分吃力,而且还挺着个大肚子!

“嫂子?她不睡觉跑出来干嘛!‘我越看越奇怪,心里嘀咕道。

只见嫂子提着锤子走到院子中间,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把手里的锤子放在地上,然后把胸前的衣襟慢慢打开……

我眼前顿时一片雪白,虽然院子里灰蒙蒙的看不清楚,可还是让我浑身上下紧张了起来。

“我也是逼不得已才那样的,现在好不容易嫁人了,你就不能绕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吗?”嫂子一脸痛苦地用手在自己肚子上来回抚弄着说道。

我正奇怪她为什么这么说呢,突然间她的大肚子剧烈地扭动了起来,而且速度非常快,疼得嫂子啊了一声差点儿扑倒在地。

我看的眼珠好悬没掉下来,她肚子扭动的幅度已经快要把肚皮给撑爆了,不过这一扭我看清楚了,在嫂子的肚子上用红色的朱砂画着一个血红的符咒,同时还有一股黑气缠绕在符咒上边,这两种东西似乎还在较力……

我看到眼前的场景第一反应就是嫂子被脏东西给缠住了,好像要对她腹中的孩子不利。

以前我可从来都不信这些东西,不管身边的人怎么说我都没当回事儿,尤其是我爹,天天给我叨叨这些邪乎的玩意儿,还不让我上学,让我在家跟着他剪纸糊纸人,我只不过把那些当成谋生的手段,可现在看来,我以前的想法全错了。

我终于明白我爹的苦心了,挣扎着站了起来,现在到处都雾气蒙蒙的,这叫怨气,是惨死的人或者死得不甘心的人身上才有的,普通人闻了以后就会昏死过去,难怪我刚才那么头晕,应该就是这些东西在搞怪,要不是一泡尿把我给浇醒估计今天就见阎王去了。

窗户外边,嫂子已经拿起锤子对准了自己的肚子,看样子是要和它同归于尽了。

我见势不妙,顾不得浑身无力,一闪身从窗户里跳了出去,同时还大声喊道:“嫂子不要,那样你们两个都活不了!”

我的声音太大了,把嫂子吓了一跳,赶紧回头看了过来。

我现在哪还顾得上她,老爹说过,要对付这样的脏东西必须化解掉它身上的怨念,否则一旦被缠住就只能等死了。

我身上背着一个布袋子,从小老爹就不让我离身,甚至睡觉的时候都带着,里边有我吃饭的家伙,一抬手从里边抽出一把闪着精光的月牙小刀,同时抽出的还有红绿白黑四张彩纸,一手提着四张摞在一起的彩纸,另一只手用月牙刀在彩纸上轻轻地划了起来。

一共是十六刀,四张彩纸瞬间变成了不一样的形状,我一边朝着嫂子跑去,一边掏出一个大字型的高粱杆架子,将那些被我割好的彩纸贴了上去,片刻一个穿着绿袄的纸人出现在我手里。

现在嫂子已经瘫坐在地上吓傻了,我可没管她怎么想,跑到她前边三四米远的地方,将手里的纸人放在地上,又掏出一根红线、一枚铜钱,还有半支香。

我扎好的纸人是个童女的样子,身上穿着绿袄,鼻子眼睛眉毛都惟妙惟肖,这十几年的功夫可不是白给的,就连小手都好像真的一样,我用最快的速度将红线从它手心穿了过去,让它轻轻地握好,前边一头拴上了铜钱,后边一头绑在了那半支香上。

准备好以后我一抬手用力在铜钱上弹了一下,只听叮的一声,铜钱飞了出去,啪的一声砸在了嫂子的肚子上。

铜钱上还拴着红线呢,连带着红线也从纸人的手心滑了出去,就好像是被纸人甩出去了一样。

那半支香还拿在我手里,弹出铜钱后我捻了一点儿磷粉,在香头上轻轻一搓,就听噗的一声,香头点燃了,然后我两只手抓住香,小心翼翼弄的往回拉动红线。

红线一动,那枚铜钱也离开了嫂子的肚子,不过它可没落地,上边卷了一团黑气,被我拉着朝纸人飘了过来。

这是老爹从小就教给我的方法,以前从来都不信,也没用过,结果现在一看果然有效果,这可让我惊喜不已。

按照老爹说的,铜钱射出去以后会黏住那些怨念,只要把它拉进纸人里边,这时候香头就会烧到红线,红线会被点燃,然后就会引火上身,纸人连同那些害人的怨念也会被烧个灰飞烟灭。

其实也不是真的灰飞烟灭,是烧掉它们身上的怨念,它们也就再也不能害人了,不过这中间需要注意的就是这半支香一定不能断,如果断了的话,那这怨念就会跑掉,同时由于触怒了它,这东西的怨念就会更大,也会更凶,以后再想消灭它就困难了。

所以我举着半支香心里咚咚直跳,本身这东西就不结实,上边拴着红线,只要稍微用力过猛,后果将不堪设想!

就在这个时候,那团黑气已经从嫂子肚子上给拉出来了,眼看再过一会儿就要被拉进纸人里边了,突然我手里一轻,香断了……

为您推荐

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