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魔盒屋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校园 → 每天都在被拆散

每天都在被拆散

浅语 著

免费 完本

每天都在被拆散小说作者是浅语,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纪琛鹜简惜。每天都在被拆散全文讲述的是继姐叫我做伴娘?可以,破坏了你和姐夫的婚礼再说。姐夫让我嫁给他弟弟?可以,我手拆自己的婚事。继姐和姐夫弟弟在一起了还想嫁给姐夫?这怎么可以,这个男人是留给我自己的!头上带着拆迁队横条的我,势要做到拆散所有情侣!

更新:2018/7/10 21:08:03

在线阅读

每天都在被拆散小说作者是浅语,小说的主要人物是纪琛鹜简惜。每天都在被拆散全文讲述的是继姐叫我做伴娘?可以,破坏了你和姐夫的婚礼再说。姐夫让我嫁给他弟弟?可以,我手拆自己的婚事。继姐和姐夫弟弟在一起了还想嫁给姐夫?这怎么可以,这个男人是留给我自己的!头上带着拆迁队横条的我,势要做到拆散所有情侣!

免费阅读

“脱,脱,脱……”

豪华的太子轩酒店里,澜市的各大小姐,少爷举着手机,唯恐天下不乱地叫喊着。

包围圈的最里层,传来低沉而魅惑的男声。

“惜儿,你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,你的腰可真是盈盈一握……”纪琛浩狭长的眸子微眯,嘴角勾着魅惑的浅笑,一路打量着简惜雪白而纤细的身段。

简惜的腰身被死死扣住,她扫过跟前一双双兴奋的眸子,和高举的摄像头,只是咬着下唇竭力保持冷静:“纪先生,麻烦你松开我!”

纪琛浩的手继续在她细腻的皮肤上划动。

她脖颈修长,一张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,眉目清秀,可透亮的眼眸里好似藏着一股蓄势待发的狠劲,在整个纤弱的皮囊上,格外惹眼。

“惜儿,如今简家和纪家联姻,闹伴娘这可是惯例,这么多人看着,你何必这么拘谨……”他嘴角的笑意加深,俨然一副兴趣盎然。

围观的群众见迟迟没有动静,嚷嚷了起来:“琛浩,你到底行不行啊!今天你哥大婚,你可不能怂啊!”

“是啊,方才可是你自己说要闹伴娘的啊!大家可都听见了!我们可都录着呢!”

今日是简家大小姐和纪家大少爷的大婚,简家攀上了纪家这颗大树,足足准备了大半年。

简家老爷,简自立格外强调,任何人都不允许让婚礼出任何岔子。

简惜拳头捏得发白,不想多生是非。

可纪琛浩仗着闹伴娘的理由,对她上下其手,还这么多人围观!

她还要脸的!

“给我放开!”简惜加重了音量冷斥后,猛地用肘子撞向他的腹部,试图逃离他的魔爪。

“想逃?你问问我的兄弟们同不同意!”纪琛浩笑意未收,冷笑一声,一手撕开了她的衣领。

“嘶!”

简惜一身白色的纱裙开出了一道口子,露出光洁而雪白的背部,裙子失去了稳固,还在隐隐往下坠。

大厅内顿时一片惊呼:“快,快拍,浩哥威武啊,快看镜头!”

她清亮的瞳孔骤然放大,迸射出凛冽的寒光。

完了!

“纪琛浩!”简惜提起了裙摆,咬牙切齿地瞪着他。

四面的围观的人们看到这场面,只是越发或惊呼兴奋。

望见正对着她,闪烁的摄像头,简惜一脚狠狠踩在纪琛浩的皮鞋上,拔腿就跑。

“好啊,简惜!本少爷你都敢惹!”纪琛浩疼得皱眉,凶神恶煞地大步朝她紧逼。

“好劲爆,跟上!”观众也纷纷跟了上去。

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,简惜手心一层冷汗,当即拐进了长廊,瞅见一个并未合拢的房门,胡乱地闯了进去。

她靠在门背上,猛地吸了几口气,狠狠地敲了敲太阳穴。

视频如果被发到网路上,她算是完了!

“你是谁?”简惜正埋头懊恼,耳边突然传来冰冷而富有磁性的质问。

她抬头,跟前一个健硕高大的男人,一身新郎服,正阴冷着眸子死死地逼视着她,目光如刀锋般锐利,仿佛能瞬间要人性命。

她这是第一次见到他,但不难猜出他就是传说中的冷面阎王,纪琛鹜。

“我是伴娘。”简惜晃神片刻,警惕地打量着纪琛鹜,还欲解释些什么:“那个,和你结婚的简菲彤,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,刚才是因为……”

没等她说完,他眉头一簇,好似格外厌恶,薄唇冰冷地一字一句吐出:“出去!”

纪琛鹜浑身一丝不苟没有一点褶皱,冷硬的脸庞上,鼻梁高耸,好似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寒气。

冰冷的声音更是不容武逆,简惜不禁一个寒颤,捏紧了拳头撞胆解释:“纪先生,我现在还不能出去,外面……”

他好似根本没有耐心和兴趣听她说完,只是眉眼间越发地冷历,阴沉着脸步步朝她逼近:“我让你出去,你是听不懂吗?”

一字一句,阴冷无比,整个空气都好似凝固了一般,气氛让人窒息。

简惜目光依旧与他对视,腿上却下意识地步步后退,没来得及说话,门门猛地一撞,门外助理模样的男人,匆匆赶了进来。

“砰!

门后的简惜被径直弹开,整个人失去重心撞进了男人的怀里,她双手本能地抱紧了他的腰。

男人身上淡淡的香味将她包围,简惜隐约可以听到他稳健的心跳,乍一看格外的暧昧。

“咳咳!”助理尴尬地干咳了两声,低着头禀报:“纪总,二少爷和简家二小姐的不雅视频,在网路上传疯了,如今大厅里乱做一团。”

他说完,递给了纪琛鹜手机,好似是让他看视频。

简惜掐了自己一把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,她明白这下算是彻底完了,埋着头离开了男人的怀抱。

纪琛鹜简单看了一下视频,眉头微蹙,冰冷的目光掠过简惜,官方地吩咐:“简家和纪家的婚事取消,让保安负责遣散宾客。”

言毕,他转身,挺直地坐在桌前,面若冰霜,深不见底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,好似一切都不足挂齿。

但简惜明白,取消婚礼这无疑是维护纪家名声的最佳方案。

“那个,对不起……”她缓步走到了他的跟前,目光清冷地直视着他的,低声开口。

纪琛鹜根本没有看她一眼,嘴角微勾,“简小姐,就这么喜欢‘投怀送抱’吗?”

清淡的语气里说不出的讽刺和羞辱。

简惜却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“还是简小姐要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巧合!先碰巧和二少爷调情?然后不小心闯进我的房里,撞在我的怀里?”

“所以,你觉得这都是我设计的!”简惜苦笑了一声,只觉百口莫辩,强行解释:“我还没那个闲工夫……”

“够了!”纪琛鹜厉声打断,上前凶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:“我纪琛鹜从不做亏本买卖,如果明日有半点损失,我都会让你为你的愚蠢买单!滚!”

阴冷的话语好似能穿透空气,让人背脊发凉。

简惜毫无防备,被甩在了门口,抬眸间却看见,长廊的一头传来继妹简菲彤咬牙切齿地咒骂着:“简惜,你这个贱女人!”

为您推荐

人气榜